中华聚闻网是聚焦国内外企业品牌新闻,关注企业最新事件和活动,是一家真正意义上的商业新媒体。关注品牌、聚焦商业!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 影视 >> 正文

王冕维:找寻系统性结构与设计之间的关系

 Date:2022-07-14 16:35:58    来源:    作者:   访问:88   

图片

光际资本 形象设计 2018

2018年的时候我申请了Werkplaats Typographie的一个驻地,在意大利东北部的一个非常小的镇子呆了一段时间,那段经历对我影响很大。对比在鹿特丹的经历,在意大利对我来说是一个更进一层次的经历,让我能接触新的教学方式和新的创作方式。这段经历让我最终选择了当时的下一站。

2.中外的学科背景背景,对您的工作模式和工作方法产生了怎么样的影响?

我觉得我的研究生经历概括来说是一个媒介扫盲(media literacy)的过程,并对模拟(analogue)和数字(digital)这种基本概念建立了基础史观的认知。

一年级的时候开始学了一些简单的网页编程,这使得我对编码逐渐产生兴趣,一方面我想了解更多的互联网历史、参与性文化、硬件软件的科技上的产生。

图片

图片

图片

调研设计与写作《Internet Spectatorship》 2020

另一方面更多地去学它可实践的部分。我认为了解编程很大程度上对设计是有帮助的,像基于浏览器的项目前端后端它都要求很清晰的结构,你一旦遇到了需要了解这种结构再去考虑设计的时候,那么了解编程就是不可忽略的。同时了解这种结构性上的东西,你便能去做更多解构,设计就有更多新和有意思的玩法。

《100 Climate Conversations》是澳大利亚应用艺术与科学博物馆(MAAS)持续两年的一个线上与线下并行的展览,展览预收录一百份关于气候变化的访谈,多个行业学者与活动家在其中讨论气候变化的问题。这个网站设计想要实现一个web端的podcast,或者是一个随时可访问的音频档案。从前期做的时候我就会想“Mobile first”,希望把手机屏幕想成一个Walkman,然后像以前能手动去扒拉那个磁带一样去交互进度条。当然在最终稿里面这个进度条与最初的Walkman的相似度减了不少,但是后来所有的页面的设计都在优先这个进度条的功能,让它在任何页面上始终浮窗状态。

图片

图片

《100 Climate Conversation》网页设计  澳大利亚MAAS Museum 2021

3.您认为平面设计师应该具备怎样的素养?

我觉得typography是最主要的吧,像我以前在美院受到的包豪斯学院派的那种基础教育,关于构成、图形、关系等等,这种是有帮助,但是更直接的还是去深入学习typography的简史。

图片

图片

字体设计 [Gothic 544] 2020

第二个我觉得是爱整理东西?我觉得我以前对平面设计有一个误解,或者对创作整体上有一个误解,就是觉得要用直觉去解决很多东西,并且追求一种量上面的成就,觉得这个东西不好是因为试得不够。我现在觉得并非这样,就是熵增它有时候是好的,因为有时候就是有更多的量之后它们互相碰撞能出来些新的关系,新的能量流动,但是绝大部分时候,当你还没有试到新的关系出现的时候,它有一种严重失控的危险,这种失控是现实意义的也是心理层面的。现在我看到brief我感觉更多地是像收拾房间,房间里就这么些东西,然后你有一些想实现的目标,比如想要给绿植足够的阳光,想要有沙发能舒服地躺下,等等,我现在觉得设计的过程就在这个有限的房间里面去解决这些一个一个的小问题。如果你发现这个房间里的问题由现有条件解决不了,可能你想要的东西在下一个房间里,你就出去下一个房间解决下问题,但是你的目的是收拾而不是混乱,我觉得喜欢收拾房间的人能感觉得到。

第三个我觉得是一种敏感吧,教育确实可以做到培养关注的能力,但是如果一个人对身边的细小事物,尤其是对美好,有一种感受力,这种感受如此强烈以至于他/她迫不及待地需要传达出去,我觉得这个是创作者享受创作的一种动力,同时他/她会在这个过程中去很自然地锻炼和提高这种表达的能力。

图片

T-B-H Grand Opening 野兽派家居 2018

4.您认为设计师可以如何通过设计的介入,与社会产生联系?

我在帕森斯教课的时候经常遇到这样一种情况,就是学生们会拿一个项目来说,我要介绍纽约,我介绍华盛顿公园,介绍大都会,介绍SOHO……我说你这个项目做完了和纽约市旅游局做的有什么区别。这种很笼统的项目里面缺少一些真实的连接,大部分的“用户”是作者想象出来的。有时候我们会问,除了我们是你的朋友、同学、老师、家人,其他情况下我们凭什么要参与你的项目,这个项目有何真实的吸引人之处?

今天的社会是一个复杂的课题,我们小的个体被群体的、大的问题吸引是很自然的事情。但大部分时候我们是去谈论这种宏大,而非去影响它而获得可见的成效,或者你实现影响的时候它是缓慢的,它留给你太多的时间让你觉得束手无策。我的建议是去关心身边的人和事,观察自己作为人的有限的形态里面所能及的,这种物理范围里的人事物。比如我们之前做过一个项目是为学校的工作室做一个小的空间干预,我们坐在那好几天想过很多各种各样的点子,最后我去观察这个楼,因为它以前是一个篮球场改造的,它并非为人在里面长时间工作的这样一种情况而设计,它所容纳的自然光是特别少的,只有屋顶上这几面挺不起眼的天窗能放进来一些自然光。于是我们想了去用“Spring forward, fall back”这样与自然息息相关的一句话,然后用了镜子去把更多的天光折射进来,创造了这样一个你一抬头,就可以在工作室里被提醒与更大的世界所相关联的瞬间。我觉得设计可以去考量这些小的努力,这种“介入”是真实的,很亲切的,它帮助的是身边第一级的关系和体验。

图片

图片

Spring forward, fall back 空间与装置  w/ Nick Massarelli and Minhwan Kim

a2575c63bd1825320339a17af0eebe09.jpg

Time Cache 浏览器插件 2021

5.您是如何以平面设计师的身份进行工作的?在设计的过程中,您是否有自己的创作风格或个人语言?

这个就像作家有文风一样,创作的风格和人是不可分离的。我的平面设计身份可能分为两种情况,一种是为自己工作,或者是为朋友的小型项目工作时,我可以斡旋的部分更多,在这样的项目中我觉得我是好奇心驱动的,想要了解更多,看到更多的同时也得出自己的结论并且反应到项目里。这种情况下我很多时候像一个researcher,设计过程本身像写论文,很多因果结构。另外一种是更多人参与的,商业项目多一点,这种项目它优先考量受众,它有具体的群体,有时候这个群体是很大的很复杂的团体。在这种项目里我觉得想要一下子看到全貌是不太可能的事情,我的身份更像是一个拾穗者,零散地捡起来一些东西然后逐步地融入到这个更大的前景里面去,而且通常是和团队一起完成的,大家一起拾穗的感觉,也会像大家一起maypole braiding。

图片

图片

Play It By Ear网页设计 耶鲁建筑学院 w/ Mengyi Qian

6.可否分享一下您在处理不同类型项目的实践经验?

“Visibility Project II”(可见性项目)是耶鲁建筑学院的一项学生倡议,旨在命名和分析建筑机构中存在的固有的偏见和偏差,在此基础上,"可见性项目II "调研收集2020-2021学年内的信息,旨在了解种族、性别和阶级如何影响我们在校内学习。

图片

图片

这个项目有一个非常紧密的合作关系,两名项目负责人在前期花了大量的时间来整理数据,我负责整体的视觉和交互设计和工程,前期会提出一些视觉和交互的想法一起交流碰撞。这个较为松散的交流大概持续了1-2个月的时间,在交流之外我们会独立花时间来研究手上的工作。到项目尾声,我和两位项目负责人几乎花了几天几夜分享同一个空间和协调彼此的工作时间,以容纳最高程度的即时反馈和尝试新的想法。我会觉得这个过程有点像接力赛跑,它是一个协调度非常高的经历。这个项目公开的时候我们收到了大量的来自建筑院内外的对设计上的好评,作为一个线上项目独立访客也有所增加,并且它如期待的提供了这样由互联网所连接的参与性环境,以支持和讨论这份报告中所囊括的问题。

同样体量的项目我现在在进行当中规划并主导的 “Friend of A Friend”(朋友的朋友),是韩国艺术委员会支持的一个面向艺术家和作家的非盈利机构。这个项目也是在一个持续的并且很专注的交流下碰撞出来的,我们开玩笑说这个是设计bootcamp。我觉得这种体量的项目是我目前很想继续探索的,它具有一些独特的点无论是在交流上、创作过程以及结果上都有所体现。

图片

e55e141c27004f0f987870d15d929460.jpg

Friend of A Friend 形象及网页设计(进行中) 2022

7.您认为在同质化的环境中,如何保持自身的独特性和竞争力?

我觉得说实话是去避免看太多同质性内容。我记得Karel Martens在很多年以前就说过大概的意思,大概就是:我们常见的相互激发灵感的东西靠的太近,平面设计变成这样一种近亲结婚的关系,是不利于长期发展的。

我觉得在没有想清楚做什么之前,尽量保持多样性是好的。有时候涉及到一种细微的观察,比如当你做很多种类的事情的时候,总会有一件或者两件事情你感受到的能量是不同的,这种能量往往暗示了一种更深层面的联结,可能是心理的,可能是个人经历上的,我觉得需要去找到这种联结。

如果你从外去看,竞争这个事情就是一直都在,但是如果你能够分辨到自身的一致性,创作上的也好,生活上的也好,或者个人哲学上的也好,你会觉得竞争这个事本身没那么重要,其他的事情会自然而然地有办法。

我之前遇到一个问题就是我发现我倾向在项目里去找所以然,后来发现这个事情太慢,再后来发现其实我就是很喜欢沿着这种一丝不苟的结构性去想问题。最后我找到适用于我自己的方法论,就是用这种结构性只做一个东西。比如像“Play It By Ear”的网站,我们想用那个蓝色的雾代表声音,代表展厅里的回音壁所制造的那种被喃喃低语笼罩的感觉,从始至终只有蓝色来代表“回音”这一件事情。“Visibility Project II”中我想要的是一个占满屏幕的表格,最后它动起来有一点像一页一页看书的样子,也有点像一个放大版的Excel。以及“Friend of A Friend”中我们想要用两个圆角矩形所粘连的部分去代表一种连续的关系,就像这个名称一样这个图形也能无限地被加长,被链接,像很多个朋友手挽着手的感觉……这些都是从找寻结构性再导出设计的结果。

8.除了平面设计之外,你有没有其他想钻研或常识的方向?如果可能的话,您想进行哪方面的实践?

太多了,想干的事情太多了。一方面想要花时间把前端继续研究下,顺带继续互联网历史这些。另外对机器学习也挺感兴趣的,一度很沉迷研究生成对抗网络(Generative Adversarial Networks),看以后有没有机会再研究一下。第三个想学古典乐曲式结构这些,发现了解这个对叙事和了解语义学有帮助。


设计师介绍

图片

王冕维是一位生活和工作在纽约布鲁克林的设计师。通过设计和数字工具的镜头,她的作品询问意义与代表,能指与体现,关心现场体验与记录的关系。她的近期工作包括广泛的商业与文化项目,在后疫情时代的数字环境的普及下,探索设计中关于人和人联结的替代性方式。

于2016在中央美术学院获得艺术学士学位,她后于2020年获得耶鲁大学艺术学院硕士学位。她曾于荷兰德库宁艺术学院学习平面设计,并参加Werkplaats Typographie x ISIA 在意大利的夏校驻地。为摄影师陈荣辉设计的《空城计》曾获得2020 Aperture Photobook Awards Shortlist,她也曾获耶鲁艺术学院的Critical Practice Fellowship,并在纽约帕森斯艺术学院等高校任教并担任客座评论。

采访/林紫鸣



关键词:

本网站为服务于中国中小企业的公益性政府网站,因部分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来邮来电告知,本站将立即改正。
精彩图文
图文推荐
本周热点